书画 > 历代书法名家 > 元代 > >康里巎巎

康里巎巎

分类:元代 书画家: 康里巎巙

康里巎巎[náo](1295年~1345年),字子山,号正斋、恕叟,蒙古族康里部,元代著名书法家。自小博通群书。历任秘书监丞、礼部尚书、监群书内司、翰林学士承旨、知制诰兼修国史、知制诰、知经筵事等职。

其书法与赵孟頫鲜于枢邓文原齐名,世称“北巎南赵”。他的成就主要在行草,代表作有《谪龙说卷》《李白古风诗卷》《述笔法卷》等。

家庭背景

康里巎巎,字子山,号正斋,如叟,康里人。康里即汉代的高车国。康里部本为依附克烈部的部落之一,其曾祖父海蓝伯本来是康里部贵族。王汗脱斡怜勒败亡后,其子燕真成为蒙古拖雷的媵臣,后又服侍元世祖忽必烈,征战有功,受到重用,于是成为元朝的色目世家。父不忽木官至平章政事,为元世祖、元成宗朝的名臣,对汉文化领悟颇深,因以儒为本、匡扶治政而闻名。巎巎的母亲王氏,乃为不忽木的第二个妻子,是曾任中书左丞、御史中丞、集贤大学士的王寿的女儿。

在这样的家庭里,巎巎从小博通群书。幼年时师从理学家许衡,受过正统的儒学教育  。

为官经历

延佑七年七月任秘书监丞,泰定二年八月任秘书太监、礼部尚书,元统元年十一月任江南行台治书侍御史,至元元年十一月任奎章阁侍书学士、监群书内司,至正二年七月任翰林学士承旨、知制诰兼修国史。后离京任江浙行省平章政事。从江浙大员调回中央后,皇帝是想将其升官至中书省平章政事。回京七天后,因发热引起的疾病去世,终年五十一。因家中贫穷,无钱收殓,皇帝得知后十分震惊,赐给抚恤金白银五锭。他所欠政府的钱,以政府的商业罚款代替偿还,谥号文忠。

康里巎巎身居高位,重视文人学士,使全国各地文人,都能与他友善往来。有人问他为什么这样爱惜儒士,他说圣祖先帝都重视文人对于国家的重要性,怎么能轻视呢。他直接参与元朝文化制度的规划,在推动民族文化交流,促进蒙古统治者汉化方面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2]  。

直言进谏

巎巎常说:“宰相应该对国家政事发表意见。宰相不敢讲,御史谏官应该讲;谏官们不讲,则经筵官应当讲。我身为经筵官,能够在皇帝面前讲出别人不敢讲的话,也就心满意足了。”所以凡有利于治国安民意见,他都从不讳言地进谏。

在“南坡之变”以后,以在任监察御史的身份,与丁哈八失、许有壬等一起上书论列铁失等逆党罪恶。

元顺帝即位后,欲铲除朝中权奸,改革政治,巎巎劝顺帝多学治国之道,并为之详细耐心讲解《四书》、《五经》中有关治国安邦的道理,直到皇帝心领神会为止。尤其好讲解柳宗元的《梓人传》及张商英的《七臣论》,使皇帝身边臣僚听了惊恐嫉恨,但又不敢露于形色。

顺帝爱画,巎巎进呈郭忠恕的《比干图》,并解释说,商纣王因不听忠臣比干之言,致使国家灭亡。有天顺帝看了宋徽宗的画,连声称好,巎巎进谏说:“徽宗多才多艺,唯独当皇帝无能,宋朝为金所灭,他自己为金所俘,都是他无能做皇帝所致。皇帝最主要的才能就是当好皇帝,其他都是次要的。”

大臣建议撤去先朝所设的奎章阁学士院及艺文监诸机构及其官员。巎巎认为不妥,进谏说:“平民中有千金户者,还在家设立私塾,请师教育子弟。我堂堂天朝,富有四海,怎么还容不下一间学堂。”皇帝非常赞同,于是只把奎章阁改为宣文阁,把艺文监改为崇文监,并命巎巎监督管理,又请设检讨官十六人为皇帝进讲。

当时,科举停考,在巎巎建议下恢复了。他还建议及时修纂辽、金、宋三史,行乡饮酒于国学,以及表彰邵雍等唐宋贤士,都得到了采纳  。

展开全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