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 > 历代书法作品 > 隋唐 > >唐草三杰是哪三位

唐草三杰是哪三位

分类:隋唐 书画家: 名人

唐草三杰是哪三位?

贺知章张旭怀素是盛中唐时期最具有创新意识和时代精神的杰出书家,他们把以草书为代表的浪漫书风推向了极致,形成了草书史上的一座高峰。贺知章的草书用笔酣畅淋漓,点画激越,粗细相间,虚实相伴,结体左俯右仰,随势而就,章法犹如潺潺流水,一贯而下, 充分地体现了他那风流倜傥、狂放不羁的浪漫情怀。张旭的草书用笔如千钧之力腾空而下,连绵处仿佛黄河之水奔腾不息,笔画的粗细、轻重,章法的鼓侧跌宿,墨色的浓淡枯湿,无处不展示了狂草强烈的震撼力。怀素的草书多用中锋运笔,辗转反侧,连绵不断,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结字疏密相倚,开合有致,正欹错落,字的大小往往失去常规,出人意料,营造一种曲线运动、波幅不定的独特的章法。用墨浓中有淡,枯中有润,变化中蕴含着自然的韵律,所谓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他的这种发展,使草书的技法与书家的浪漫情怀结合的更加完美,对后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贺知章( 659~744),字季真,号石窗,晚年自号四明狂客,越州永兴(今浙江省萧山)人。开元中任礼部侍郎兼集贤院学士,迁太子宾客,授秘书监。少以文词知名,性旷达,好饮酒,善言辞。与诗人李白、书法家张旭等为友,人称“饮中八仙”。他的诗以绝句见长,清新通俗,《回乡偶书》、《咏柳》等都是脍炙人口、千古传颂的不朽名篇。唐窦皋《述书赋》赞贺知章草书“落笔精绝”,“与造化相争,非人工所到”。其书法善草隶,纵笔如飞,传世书法作品有草书《孝经》和楷书《龙瑞宫记》等。

《孝经》,纸本,卷尾有小楷题“建隆二年(961 )冬十月重粘表贺监墨迹”。其书墨酣笔畅,气势磅礴,将书法线条的运动感表现得淋漓尽致,反映了他狂放的人格精神和浪漫不羁的审美情感。

贺知章《草书孝经》

孝经局部图

张旭(约675~约759),字伯高,吴郡吴县(今江苏苏州)人。曾官常熟县尉,后累官至左率府长史,世称“张长史'精通楷法,善草书,性好酒,“饮中八仙” 之一。其草书当时与李白诗歌、裴文剑舞并称“三绝”,诗亦别具一格,以七绝见长。书法初学其舅陆彦远,他的草书变化万千,奇状莫测,达到了“挥毫落纸如云烟”的境地,被人们尊为“草圣”据说他嗜好饮酒,酩酊大醉后呼走狂啸,然后挥毫出壁,其字逸势奇状,潇洒豪放:或者以头濡黑而书,待到酒醒时,观之以为神来之笔,不可复得,故时人谓之“张颠”张旭以狂草开一代书风,其草书一改初唐人风貌,笔法放纵、笔势连绵回绕,大量地使用连笔,展现了连绵不绝的壮美气势。杜甫诗云:“ 张旭三杯草圣传”,即是赞誉他对草书的杰出贡献。其代表作有《古诗四帖》、《肚痛帖》 和《郎官石记序》等。

《古诗四帖》,传为张旭书。纸本,草书,写在五色笺上,共40行。纵28.8厘米,横192.3厘米。 前两首诗是庾信的“步虚词”,后两首为谢灵运的“王子晋赞”和“岩下一老公四五少年赞”.盛唐时期,以张旭为代表的一派草书风靡一时,它打破了魏晋时期拘谨的草书风格。在原有的基础结构上,将上下两字的笔画紧密相连,所谓“连绵还绕”,有时两个字看起来像一个字,有时一个字看起来却像两个字。在章法安排上,也是疏密悬殊很大。在书写上,也一反魏晋“匆匆不及草书”的四平八稳的传统书写速度,而采取了奔放、写意的抒情形式。正如唐代文学家韩愈《送高闲上人序》中所云:“张旭善草书, 不治它技,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从草书焉发之。”此幅草书,通篇气势奔放,运笔无往不收,如“锥划沙”,无纤巧浮华之笔。

怀素(737~? ),字藏真,俗姓钱,湖南长沙人。少即为僧,事佛之余,嗜书法,以狂草名动一时。曾求学于邬彤和颜真卿,狂草法张旭,志在新奇无定则,故有“狂僧”之谓:又因其嗜酒如命,醉酣挥洒自得,又称“醉僧”。相传他为练字种了一万多棵芭蕉,以蕉叶代纸,勤学精研:又用漆盘、漆板代纸,写至再三,盘板皆穿,秃笔成冢,以“狂草”著称。运笔迅速,如骤雨旋风,飞动圆转, 随手万变,而法度具备。前人评其狂草继承张旭又有新的发展,谓“以狂继颠”,并称“颠张醉素”。怀素善以中锋运笔作大草,笔法高度简练,点划尽量简化形态上的细节,而将线条的奔放纵逸气势作为审美的第一要素,如“骤雨旋风,声势满堂”,达到“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的境界。虽然如是疾速,但怀素却能于通篇飞草之中,极少失误。与众多书家草法混乱缺漏相比,实在高明得多。是知怀素狂草,虽率意颠逸,千变万化,终不离魏晋法度。传世作品有《自叙帖》、《论书帖》、《苦笋帖》 和小草《千字文》等墨迹。

《自叙帖》,手卷,共126行,702字,其最大的字长22厘米,宽15厘米;其最小的字,长只有1厘米,宽1.5厘米。 通观全贴,字态忽大忽小,一气呵成,极为悬殊可观。作者着意创造,融入篆书笔法,使得该帖具有明显的宛转回环的特点,形成了前所未有的独特面貌。展读《自叙帖》,我们所感受的是满纸纵横盘纡的使转笔迹,使转中又包含着精到的点画。细察字里行间的笔画运动轨迹,我们仿佛看到作者行笔纵横牵行、钩环盘行,笔锋的转折、顺逆、提按等变化交相辉映。诚如孙过庭书谱》所言:“一画之间,变起伏于峰杪,一点之内,殊衄挫于毫芒”,“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怀素自称得草书三味,由此可见一斑。蔡邕谓:“书 者,散也。”怀素的《自叙帖》是最不受拘束的。此贴连笔连字,字之大小、长短以及布局对比鲜明,通篇错落有致,突破了以往章草和二王草书不相勾连的格局。“字字 飞动,宛若有神”,是《宣和书谱》对怀素狂草特点的概括。怀素豪放不羁的个性和志在新奇、敢于创新胆识,成就了怀素草书飞动的神气和独到的风神。


展开全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