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 > 书画杂谈 > >一幅与众不同的画(书画)

一幅与众不同的画(书画)

分类:书画杂谈 书画家: 陈其瑞

一九八七年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了一套《中国历代法书墨迹大观》。由谢稚柳主编.胡向遂.任政.王壮弘、韩天衡任编委。

记得那时还在上海古籍书店二楼举行了新书发布会及签名售书。那天韩先生在签名活动即将结束时,看到砚中还剩余墨,一时兴起,随即拿过柜台边上一张包书用的书皮纸, 就在包装纸的反面轻轻撤下几笔,即刻一幅活泼生动的墨兰图立即显现在我眼前。

因我就在他身旁, 这一切是看得如此的随意,一幅看上去不怎么样但在我看来却相当有意义的作品倾刻出现了,韩先生不等我乞求就成全我说过几天去他处取吧。

不几天我就去了, 当场韩先生在画中右下角空处给画补落了款。“《中国历代法书墨迹大观》问世谢稚老等为其署名时砚有 余沉兴到作此焦墨香兰其瑞兄以要取存 故赠之叩乞正我丁卯冬日于,上海书店二楼近墨者”接着就将在画上钤印了.....由于该画是在印有古籍书店广告字样包装纸反面画成,那条纹状的印纹及兰色字样仍隐约可见,这画多少看去有些美中不足。聪明的韩先生想了一想,就多用了几方闲章轻而易举解决了。经他在画上精心布局,就这样巧妙地摭盖了上面这些缺憾。

韩先生不只如此方罢,他看了一下画,又想出一方奇招,从抽屉中取出一包朱鰾粉。趁印章印泥还湿就将粉撒了上去,再轻掸画纸将佘粉收集。这样处理后的画上印更增强了不少摭盖力。这画也可能是世上唯一一幅印泥最最特别厚实的画作。

一幅与众不同的画

众所周知篆刻大家用印泥都很讲究,所钤印必心到力到,其印色也必都光鲜亮丽、沉着厚实,要是在画作用宣纸上钤印,自不必我哕嗦。如今这世上唯一一幅用黄的条纹包装书皮纸,经韩天衡大家不经意随手挥写的一幅墨兰图,却将永久永久地留在我的心里。

又在写本文细读该画题跋时,使我又想起了韩先生前不久在纪念马公愚先生诞生一百二十周年纪念展研讨会上曾说,他是马老的学生,马老教他,为了对付时下社会庸俗之流的评论家,有时在书写题跋时要故意写上一两个叫人不易识别的异体字,甚至不用的度弃字。

这不,韩先生在这画的题跋中就身体力行,用上了几处不同写法异体字,还真叫人不识。这事虽小,但也可看到韩先生的艺术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延续、继承我们的优秀中华传统文化的典型范例。

(作者陈其瑞系原上海书店出版社书画編辑)

展开全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