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 > 书法知识 > 毛笔 > >墨法的表现技巧 浓墨-淡墨-枯墨-润墨

墨法的表现技巧 浓墨-淡墨-枯墨-润墨

分类:毛笔 书画家: 书法空间

墨法是书写技法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不论是使用研墨还是墨汁,都能以浓、淡、枯、润、白五色不同变化,表现出十分丰富的艺术效果。墨色的变化不仅影响到整体布白的效果,而且对作者贯注于作品中的思想情感及意境的表现均影响重大。明代董其昌说:“字之巧处在用笔,尤在用墨,然非多见古人真迹,不足与语此窍也。”所以,我们也应注重墨法的运用与研究,并且通过多观察前人优秀作品真迹,领略用墨的真谛。由于印刷品很难传达墨色的神采,本节举例作品不加图示,建议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观摩真迹,或在教师的指导下加深体会。

墨法的表现技巧 浓墨-淡墨-枯墨-润墨.jpg

1.浓墨

用浓墨创作给人以笔沉墨酣、富于力度的感觉。宋代苏轼善用浓墨,强调研墨“须湛湛如小儿目睛乃为佳也”,看东坡书作笔墨沉酣丰腴,神凝韵厚,力透纸背。浓墨在传统哲学范畴阴阳两极中属阳极,淡墨则属阴极。浓墨较能表现出雄健刚正的内蕴气度。当需要表达一种端严、激昂、高亢的情绪时,选用浓墨可以促成这种意境的表现。颜真卿、康有为、沙孟海、陆维钊等人的书作常用浓墨。使用浓墨时应以墨下凝滞笔毫为度,用笔必须沉劲于纸内而不能浮滑于纸面。

2.淡墨

淡墨作书给人淡雅古逸的韵致,但淡墨不宜太淡,不然掌握不好容易伤神采。明代董其昌、清代王文治擅长用淡墨。董其昌书迹书禅一味,清淡古雅,秀逸淳和,给人飘然欲仙、不染凡尘烟火的气息。使用淡墨可采用多种方法:用清水将浓墨稀释冲淡后使用;笔毫先蘸少许浓墨,再多蘸清水后运笔;笔肚饱蘸清水后,笔锋蘸少许浓墨使用。

3.枯墨

枯墨能较好地体现沉着痛快的气势和古拙老辣的笔意。枯笔、渴笔、飞白是运用时较常出现的笔法。渴笔、枯笔分别指运笔中墨水所含的水分或墨大多失去后在纸上行笔的效果。渴笔苍中见润泽,枯笔苍中见老辣。米芾的手札《经宿帖》“本欲来日送,月明,遂今夕送耳”几字,以渴笔、枯笔表现,涩笔力行,苍健雄劲。飞白,笔触特征是笔道中丝丝露白。相传是汉代书家蔡邕于鸿都门见役人以垩帚刷墙成字得到启发,便用于毛笔书写中,称之为“飞白书”。武则天喜作飞白书,她用飞白书书写的《升仙太子之碑》碑额,现收藏于浙江海盐县博物馆中。枯墨宜于表现苍古雄峻的意境,讲究干中带湿,枯中有润,似干而实腴,古人称为“干裂秋风”。应用时要注意墨虽然枯了,但笔锋的形态需要完整,不能在运笔过程中因少了墨的聚拢作用而使笔锋散掉。

4.润墨

润墨是指润泽的墨色从点画中微微漫润晕化开来。古人形容这种富于韵味的墨法为“润含春雨”。润墨适宜于表现外柔内刚、劲秀峻爽的意境。行笔需快捷灵动,不可凝滞,于墨色晕润中使点画有丰腴圆满而不失于稂肥的韵致。涨墨法和宿墨法是润墨法的两种特殊体现。

涨墨是指过量的墨水在生宣纸上溢至笔画之外的现象。明代书家王铎善于使用这一方法。往往一个字的内部,点画因墨的渗化而混作一团,甚至几个偏旁间界限也不清晰。其妙处在于既保持笔画的基本形态,又有朦胧的墨趣,线面交融,扩大了线条的表现层次,墨色丰富,形成了强烈的视觉艺术效果。用这种墨法要有较强的笔力,结构也要求严谨把握,不能浮烂无力、乱作一团。

宿墨原是指隔夜的墨,实际上凡是未用完而又干了的墨都可称宿墨。这种墨由于脱胶而导致在纸上不太渗化,纸上容易保留行笔的痕迹,尤其淡墨更为突出。用宿墨在生宣纸上书写,点画线条落笔处呈实象,线条周围漫化出的淡淡的晕迹呈虚象,衬托着点画线条的实线,而点画线条的实线又因墨的浓淡不同而产生深浅不同的墨色变化与宿墨沉淀的墨迹效果,呈现出独特的墨色趣味。“当代草圣”林散之老人善用宿墨,创作出许多潇洒仙逸的佳作,成为后人取法的又一墨法经典。用宿墨法应注意书写出来的墨色要纯正、明净,不可以浑浊、龌龊。

林老谈用墨的经验很值得我们学习。“古人千言万语,不外‘笔墨’二字。能从笔墨上有新得,则书画思过半矣。”(与徐利明谈)“把墨放 上去,极浓与极干的放在一起就好看,没得墨,里面起丝丝,枯笔感到润。墨深了,反而枯。枯不是墨浓墨淡。”(与陈慎之谈)“厚纸用墨要带水,薄纸、皮纸要用焦墨写。用墨要能深透,用力深、厚,拙中巧。”“会用墨就圆,笔画很细也是圆的,是中锋。用墨要能润而黑。用墨用熟不容易。”“笪重光:‘磨墨欲熟,破水写之则活。’就是磨得很浓。然后蘸水写,就活了。光用浓墨,把笔裹住了,甩不开。”(与庄希祖谈)又在《林散之序跋文集》中讲:“早年闻张栗庵师说:‘字之 黑大方圆者为枯,而干瘦遒挺者为润。’误以为是说反话,七十岁后,我才领悟看字着重精神,墨重笔圆而乏神气,得不谓之枯耶?墨淡而笔干,神旺气足,一片浑茫,能不谓之润乎?”“笔是骨,墨是肉,水是血。”

墨法的表现技巧十分丰富,用墨的五色幻化正是基于古人阴阳生生和五行相生相克的哲学思想。因此,墨法的运用贵要生动、自然,尤其要根据所写字迹的用途,选择适宜的笔墨效果,切为追求某种墨法效果而堕人俗境。古人论画时讲用墨有四个要素: 一是“活”,落笔爽利,讲究墨色滋润自然;二是“鲜”,墨色要灵秀焕发,清新可人;三是“变幻”,虚实结合,变化多样;四是“笔墨一致",笔墨相互映发,和谐一致。把它移证于汉字书写的用墨,也有一定的启迪作用。.


展开全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