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墨客网---优雅的书法墨客学习的好平台
雅墨客网
书画 > 书法知识 > >唐代书法作品有哪些

唐代书法作品有哪些

分类:书法知识 书画家: 书法空间

《九成宫醴泉铭》欧阳询

简称《九成宫》或《醴泉铭》。此碑是欧书碑刻中最著名、流传最广远的一一种。 碑高7.4尺,宽3.6尺。楷书,凡24行,每行50字。唐贞观六年(632年)立,魏徵撰文。现存最精美的拓本是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明代驸马都尉李棋的传本。

《九成宫醴泉铭》是欧阳询晚年的得意之作。书法高华庄重,精严大方,既是欧体的代表作,也是历代楷书中难得的精品,曾被誉为楷书之冠冕。可以说,初唐楷书因欧阳询显,欧阳询书因《九成宫醴泉铭》显。点画坚实厚重是该碑最大的特点。不仅运笔时“令笔心常在点画中行”,而且收笔处“皆须身之力而送之”。所以,书写出来的线条特别凝重沉着、干净明丽,如铁画银钩,点成三角,三边又略成弧形线,显出饱满的形态。加之用笔方整中带圆润,显得骨肉停匀,峻峭之中含有秀润停蓄的意味。其次,结构险劲而稳重,严谨而峭拔,给人以又窄又长的视觉形象,又让人感到平方端正,大都向右扩展而又重心稳固,没有欹侧之感。“险劲” ,可以说概括了欧字的特色。对此碑历来评价极高,是学习书法必临的范本。

《仲尼梦尊奠帖》欧阳询

又称《梦奠帖》,纸本。行书,9行,共78字。据徐邦达先生考证,是欧阳询传世的惟一真迹。 现藏于辽宁省博物馆。

此作有人考证为作者晚年所书。据王鸿绪跋:“《梦奠帖》为暮年所书,披纷老笔,殆不可攀。”纵观该帖有这样几个特点:第一,方圆并用,笔力险劲。此帖用笔雄强中又见俊美,如“归、熟”等字,强而不霸,美而不弱。点画用笔有方有圆,变化十分自然最有意味的是字的使转处,流动自然,毫无牵强之处,这越发增添了 .些俊美之意。在运笔上,因其采用深人纸法,所以就算是方笔,也有丰润的气象。第二,倾斜反正,纵笔取胜,下笔大胆,不避险绝。此帖结体甚为险峻,如“住、生、墓、辛、善、报、应”等字,都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欹侧之势。字形稍长,书势纵逸,全篇给人以端庄平正的感觉。这实在是一种高深的境界,而这样的境界也是最值得我们追寻的。第三,似熟反生,清劲绝尘。欧书与“二王”最大的不同是:欧书不以飘逸连绵取胜,而反呈现生硬古拙之态,超凡脱俗,耐人寻味。

仲尼梦尊奠帖.jpg

孔子庙堂碑虞世南

《孔子庙堂碑》刻于唐高祖武德九年(公元626年),是虞世南传世书迹的代表作,为唐代楷书典范之一。原碑已毁,现存此碑两种重刻本:一个在陕西西安碑林,是宋王彦超摹刻,34行,每行65字,世称“陕本”,也称“西庙堂本”,字比较肥大;另一个在山东成武,元人刻,称“成武本”,又称“东庙堂本”,字比较瘦。

《孔子庙堂碑》为虞世南老年得意之作。运笔稳健,转折轻缓,点画润雅圆腴,骨力深藏,外柔而内刚。端肃静穆,敛气凝心,从容外发,给人种静中有动之感。点画之间,信手挥毫,舒卷自如,消尽火气,脱略凡俗,不矜不滑,不激不厉,器宇轩昂。保留了魏、隋遗风,似在不经意中,却笔笔老道,自然洒脱,无刀砍斧凿之痕迹。结构上随字之自身形态而即长即偏,大小错落,疏密有致。

《孔子庙堂碑》既体现了虞世南刚性抗烈的一面, 又体现了他气秀色润的一面,阳刚之美与阴柔之美恰到好处地结合在一起,故被人称为绝笔。历来书家都将此碑视为珍宝,称之为虞书妙品,唐楷书杰作,楷法极则。

《文赋》陆柬之

墨迹本,是陆柬之惟一的传世真迹。 行书,144行,共1668字。现藏于台湾故宫博物院。此帖流传有序,在书法史上的地位极其显赫,历来为鉴赏家所称颂。

此帖上的字大多数都非常工稳,有似楷书者,在工稳的行楷中又偶尔夹杂着几个小草,很有意趣。但其点画无不圆润遒劲,落笔浑成,同虞书仿佛。仔细观察其笔势,不是上下相接,就是首尾相应,笔笔相生,意思连属,因势利导,天机流荡,“气势生乎流便, 精魄出于锋芒”,刚脱胎于《兰亭》。于是点画圆厚而不粗俗,结体工稳而不呆板,有法有韵。法来自虞书,韵来自王书。从字体上看,此卷颇为平稳,虽说是行书,实与楷书结合,字字写来,处处示人以楷法,无一笔不曲尽其法,可见其功力之深,为后人以楷则。但是,与晋人书相比,又少了几分飘逸和畅之气。

通过此卷入晋人之室,算得上是条捷径。赵孟颊正是通过此卷汲取了丰富的营养,才成为元代大家的。从章法上看,此卷的字体大小、正斜、重轻等变化较小,又加之行楷草相杂,颇觉平淡,如稍加变化,上下一贯,必然会出现新的境界,这也是此卷留给我们的新的天地。最有意思的是,此帖将唐陆柬之书法与晋陆机文章合为体,真可谓翰墨双美,“二陆” 并辉。

《雁塔圣教序褚遂良

全称《大唐三藏圣教序》又叫《慈恩寺圣教序》。有两石:一个是唐永徽四年(公元653年)十月刻,由李世民撰,褚遂良书,万文治刻,21行,每行42字;另一个叫做《大唐皇帝述三藏圣教序记》,同年十二月刻,唐高宗李治撰,褚遂良书,30行,每行40字。《序》 的行列自右向左,《序记》 的行列自左向右,两石相对而立,在西安慈恩寺大雁塔下。

《雁塔圣教序》同一碑名之下竟有两方碑石,这是碑刻史上十分有趣、十分少见的范例。

纵观此碑,用笔方圆兼备,又有隶法、行书意味参人。运笔流利飞.动,笔画粗细变化自然,既瘦劲飘逸,又浑雄圆润,犹如佛教徒人空灵无迹之境。结字于紧密中求变化,中宫收紧,四方散开,舒展大方,错落有致,笔力千钧。章法疏朗,更加显得瘦硬通神,清俊飘逸,望似无法,实则有法,且法为我用。虽在险劲处不似欧阳询,凝重处不如虞世南,但清逸俊雅,自成一家,确是此碑之高妙处,成为不同于欧、虞之法的褚家特色。

怀仁集王书圣教序》怀仁

碑上所有书法均由长安弘福寺僧怀仁从唐内府收藏的王羲之行书墨迹中集字而成,此举历时24年,咸亨三年(公元672年)刻碑。此碑全文为行书,30行,每行85字至88字不等。碑首刻有七佛像,也称《七佛圣教序》。碑石原在陕西西安弘福寺,现存于西安碑林。

此碑宋以后断裂,屡经捶拓,字画愈浅愈细,渐失原貌,故以字画肥大精美使转清晰的宋拓本为贵。此拓本的特点是文中“佛道崇虚”的“道”字第二笔原石刻有断痕,文末“深以为愧”的“深”字首点特重。

无此特点者均为宋以后拓本。该碑文多取自王羲之的行草书帖。如取自《兰亭序》的有“知”、“趣”、“或”、“群”、“然”、“林”、“怀"、“将”、“风”等几十字,还有的取自《奉橘帖》、《孔侍中帖》 等。因为是从真迹直接摹刻,字画纤毫毕肖,高雅整练,气韵风神直逼羲之原作。此碑虽为集字,或行或楷,由于剪裁缝缀出自妙手,字字之间俯仰盼顾,行行之间气息流荡,前后呼应连贯,浑然天成,宛如羲之一气写成, 精彩至极。《怀仁集王 书圣教序》开创了中国书法史上集字成碑的先例,而且选字均为王书上乘之作,摹勒又如此精美,故碑拓传,立即震动士林,历代十分珍重。后世书家将其与《兰亭序》合璧,赞为“百代楷模”

书谱孙过庭

纸本,墨迹。草书,凡351行,共3500余字,衍文70余字,中阙近200字,作于垂拱三年(公元687 年)。现藏于台湾故宫博物院。此轴是文、书双绝的不朽之作。这篇书论不论从书学上还是从美学上,至今几乎没有人能超越它的水平,历代视其为书学的经典。

从全卷看,首尾三千余言,高潮迭起,一气呵成,精彩至极,真是“意先笔后,潇洒流落,翰逸神飞”,达到了“智巧兼优,心手双畅”的境界。气息却与羲之一脉,深得羲之草书三味。全卷可分作三段看:前半部分写得应规应矩,力求严谨,一丝不苟,点画精到,字里行间虽顾盼生姿,但总体上给人种和平简静的感觉,还留意于笔墨之形,不作奔放豪逸之态。到了中段,用笔越来越放纵,越写越兴奋,字形亦庄亦谐,节奏越加明快。此时此刻,开始忘乎于笔墨之形,进入了心手双忘的佳境。到了最后十数行,老笔纷披,姿态横生,更是翰逸神飞,如蛟龙嬉水,不可方物,有气势,有节奏,简直到了兴高采烈、得意忘形的地步,将整个书法的节奏推到了高潮,打破了行列的分布,此起彼伏,达到了无功之功、无法之法的最高境界。故虽貌似羲之笔法,实出过庭自己胸臆。

《书谱》历来评价很高。米芾在其《海岳名言》曾说:“孙称右军书,有此等字,皆孙笔也。凡唐草得‘二王’法,无出其右。”刘熙载

《艺概》和包世臣《艺舟双楫》中也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李思训碑李邕

全称为《唐故云麾将军右武卫大将军赠秦州都督彭国云谥曰绍公李府君道碑并序》,也称《云麾将军碑》。唐开元八年(公元720年)刻立。凡30行,每行70字。碑今在陕西蒲城县桥陵,为李邕的代表作。细观《李思训碑》,点画的落笔大都侧锋而下,行笔果断简捷,用笔豪爽猛厉,坚挺硬朗,一点一画如拋砖落地,有奕奕动人的神采。加上喜用一分笔,中间偶用二分笔,所以笔笔铁画银钩,瘦硬通神。方头侧入的笔法滥觞于王羲之,与怀仁所集《圣教序》意法相近,但奇伟雄强之气更胜于晋人。可以说,王羲之的行书无此等气魄。字形方正天矫,笔势向外扩张,上展下收,如“武”、“页"等字,这样易取得沉稳的效果;左低右高,如“别”、“流”等字,又避免刻板,多呈欹侧之势,造型峭拔。此碑气势十分雄强,笔力非常挺劲,结体峭拔平实,有豪气,无华彩,与其说效法《兰亭》的话,不如说得力于魏碑更为恰当。平心而论,《李思训碑》多得异势,给人以器宇轩昂、风姿洒脱的感觉。所恃全在笔力,又能在大处把握结构。所以,在静态的字形中有一股纵横交接的结构张力,以豪力慑人,风格强烈,显示出刚硬折拗的品性,“使 人不敢以虚骄之意拟之”。

《灵飞经》钟绍京

《灵飞经》作于开元二十六年(公元738年)二月,无名款。为唐代小楷名作。真迹已佚,仅以刻本传世,其中“渤海藏真本”最接近真迹。小楷,又称细楷,蝇头大小,故称“蝇头小楷”。传世的小楷大致有三种类型:一为古朴,以魏钟繇为祖; 一为秀逸,以王献之为宗;一为端丽,以王羲之为法。从书风来看,钟绍京的《灵飞经》应归王献之的麾下,属秀逸一路。明董其昌《画禅宝随笔》评:此帖“笔法精妙,回婉藏锋,得子敬神髓”。可谓是一矢中的。

《灵飞经》端肃婉约,瘦劲清逸。结体舒展,有大字体致,能做到这一点实在难得。笔势上更是精严俊秀,一丝不苟。顺峰人笔,神态俏逸,转折处顿挫有致,骨力不减,捺之收尾,宛若金刀。长横特别突出,往往细若发丝而劲若钢丝。那些细长的长横,秀劲灵动,用笔速度快,仿佛一笔带过,但提按顿挫却一丝不苟,曲尽其妙。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古诗四帖张旭

墨迹,纸本,五色笺,无款。草书,凡40行,共188字。此卷是谁人所书,历来有一些争议,自董其昌一跋方定为张旭书。从此卷的意境、书艺上看,可谓千古一奇迹,历代狂草难出其右。张旭传世书迹中只有狂草《古诗四帖》是真迹,现藏于辽宁省博物馆。

《古诗四帖》笔势雄健,墨气酣畅,隶意篆法融溶笔下,提按绞翻处如老少欢歌起舞,似龙蛇虬结争斗,一切都是因形生势,将法、势、形作为一种互相生发的关系形显于纸。直提直落,痛快沉着,节奏明快,姿态豪逸,或向心或离心,如急流奔腾而下,冲击回荡,充满了一种积极向上、不可制胜的浪漫主义气息,此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