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 > 书法知识 > >金文又叫“钟鼎文”殷商时期的代表作

金文又叫“钟鼎文”殷商时期的代表作

分类:书法知识 书画家: 书法空间

除甲骨文外,还有一种重要的文字就是金文。它随着甲骨文的消失而代之,成为周代书法的主流。它的名称也是由书刻的原料而来的,因为古时候称铜为金。金文又叫“钟鼎文”,是指铸在或刻在金属钟鼎彝器上的铭文。钟和鼎在古代被看作重器,故其上多铸有纪念文字。钟是一种乐器(部分量器、酒器也叫钟) ;鼎主要是祭器一类用品。其上面的铭文,都是天子的令德、诸侯的言论和功绩、士大夫被人称赞的品格的记录等。到周代后,金文的内容更为宽泛,有祀典、赐命、征战、契约等等。

钟鼎上的铭文,有的是字凹下去的阴文,称为款(刻的意思) ;有的是字凸出的阳文,称为识(记的意思)。所以,金文也统称为“钟鼎款

识”。书法“款识”和“款式”的名称即由此演化而来。

殷商青铜器数量相对较少,铭文少,字数也不多,而西周青铜器数量特别多,铸刻在青铜器上的铭文也特别多。据统计,至今已出土的青铜器达万件以上,有铭文的约4000余件。其中有单字约4000个,已考释出来的近2000个,较甲骨文略多。金文大多文简字少,有的仅有一两字,最长的为《毛公鼎》,共有33行,计491字。

商周时代是金文发展的重要时期。由于青铜器的广泛应用,书法载体发生了变化。由于书写工具由硬变软和青铜铸造工艺的创新与运用,使青铜器上的文字线条能够曲化或呈自然状态。这一点,在文字学上是字体的演进,在书法艺术上则是书写工具与审美性质的一大革命,进而实现了书法原始状态的突破。对于金文,正如宗白华先生在其《美学与意境.中国书法里的美学思想》中所说:“它们的布白之美, 早已被人们所赞赏。铜器的‘款识’虽只寥寥几个字,形体简约,而布白巧妙奇绝,令人玩味不尽,愈深人地去领略,愈觉幽深无际,把握不住,绝不是几何学、数学的理智所能规划出来的。”金文成为殷商甲骨文书法后的又一个繁荣高峰。金文一般分为股商、西周、春秋战国三个时期。殷商金文和甲骨文相近。例如,商中期武丁时代的司母戊鼎司母戊鼎

所铸“司母戊”三字,与甲骨文一样,笔画收起处俱见锋芒,间用肥笔,转折圆润,行款自然随意。

西周的金文又分初周、中周、晚周三期。初周金文风格与殷商接近,肃穆质直,雄奇诡谲,笔法与结字也与股商的甲骨文和金文接近,其代表作是《大盂鼎》。西周中期,金文凝重茂密的道美书风已臻成熟,代表作有《墙盘》

墙盘

史墙盘上排列整齐的文字

史墙盘上排列整齐的文字

等。西周晚期为西周金文的鼎盛时期,出现了许多各具风神、气势磅磚的鸿篇巨制。这时的金文在雄强朴茂总体风格笼罩下,显示了各自成熟的个性和熟练的书写技巧。其代表作有《號季子白盘》、《大克鼎》,以及堪称金文典范之作的《散氏盘》和《毛公鼎》。春秋战国时期的金文表现为多元化、精细化、纹饰化的特点,按地域可划分为三派:以齐国为代表的东北方诸国的“齐派”、以楚国为代表的南方诸国的“楚派”和以秦国为代表的西北诸国的“秦派”。

展开全部内容